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博文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ag88.shop】💰

    高原冰川逐渐消失 多重潜在危机正逼近人类

    高原冰川逐渐消失 多重潜在危机正逼近人类

    高原冰川逐渐消失 多重潜在危机正逼近人类

    高原冰川逐渐消失 多重潜在危机正逼近人类

    高原冰川逐渐消失 多重潜在危机正逼近人类

    近些年,气候科学家开始把焦点转向高海拔的山脉,其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和速度令大多数科学家感到震惊。

    由于气候变化,在2006至2015年期间,全球高原山区的冰川以平均每年2200亿吨的速度流失,相当于每年海平面上升0.61毫米。近几十年来,全球几乎所有高山地区的积雪深度、范围和持续时间都在下降,尤其是在海拔相对较低、温度较高的地区。多年冻土融化和冰川消融导致许多山体的高边坡稳定性下降。9月25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的《海洋与冰川特别报告》称,冰层和相关的水文变化已经影响到了高山、极地地区的陆生和水生物种,甚至会影响当地整个生态系统。以前被冰雪覆盖的土地开始裸露,多年来的观察表明,永久冻土正在融化。

    位于不丹西北部的索索米湖是该国最危险的冰川堰塞湖之一。图片来源:不丹NCHM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随着冰川的消退和无雪季节的延长,一些植物和动物开始大量繁殖,种群数量增加改变了它们的分布范围,并在新地方建立起栖息地。由于气候变暖,原本生活在海拔较低地区的物种开始向高海拔地区蔓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这些生物的种群数量,但是原本生活在高海拔地区的耐寒生物却受到了严重打击,它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数量也逐渐下降,甚至有灭绝的风险。另外一些生活在极地地区的物种,因为冰川减少和冬季时间缩短,开始改变季节性活动。

    自20世纪中叶以来,极地和高山地区的冰川不断缩小已经对粮食安全、水资源、人类健康、基础设施、交通等领域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近些年冰川消融甚至开始对人类社会的文明构成威胁,特别是南太平洋土著民族的文明,相比现代文明来说还比较脆弱。

    冰川缩减和积雪变化导致一些高山地区的农业产量局部下降,包括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和热带安第斯山地区。此外在某些高山地区,冰川融化可能导致自然界的重金属元素(例如汞元素)释放到河流中,造成重金属污染。重要的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证实了冰川和积雪消融对以此为水源的的河流水量和季节性变化产生了负面影响。

    气候变暖趋势愈演愈烈,冰川将进一步、更快速地缩减

    据估算,2015至2100年期间全球冰川(不包括极地冰原)的消融量将达到18%到36%,这主要取决于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如果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依旧以目前的增长的速度,甚至更高的话,那么到2100年,全球的小规模冰川将缩减80%以上,这些地方大致包括中西欧的阿尔卑斯山脉,东欧的高加索山脉,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中亚的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青藏高原地区,美洲的洛基山脉和安第斯山脉等地。

    碳排放量在未来无论是增加还是减少,冰川都将或多或少地消失一部分。

    据气候学家估计,在高山地区,无论排放情况如何,与1986-2005年相比,预计到2031-2050年低海拔地区冬季平均积雪深度将减少10%-40%。到2081-2100年,在碳排放低的情况下,低海拔地区冬季平均积雪深度减少量依旧会在10%-40%;而如果碳排放较高,则积雪预计会减少50%-90%。科学家警告说,在许多高山地区,冰川和冻土消融将降低山体高边坡的稳定性,山体更容易出现滑坡、山崩等自然灾害,山区中的堰塞湖的数量也会因此增加,对低海拔地区有爆发山洪的风险,而这些灾害会在未来更多的地方不定期发生。

    位于阿富汗的兴都库什山脉是印度河和阿姆河的分水岭,也是一条重要的气候和景观界线。图片来源:网络

    无论未来碳排放量如何,冰川都会消融并改变河流径流量。目前几乎全世界的主要大河都是发源于高海拔山区,以消融的冰雪为主要水源。如果山区冰川在短期内消失,这些河流的径流量都会增加。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的冰川径流将下降。在一些冰川覆盖率较低的地区,例如安第斯山脉和阿尔卑斯山,大多数冰川径流甚至已经过了峰值。

    而在本世纪末之前,全球冰川的年平均和夏季径流量都将达到峰值。科学家们表示,在冰川径流量峰值过后,也意味着冰川末日的来临,全球几大河流的水量将会开始减少,在高海拔地区会频繁出现旱灾。其次也是前文提到的,在冰川消失后低海拔物种将占领高海拔物种的生存空间,导致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发生根本性变化,最终丧失全球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此外,《海洋与冰川特别报告》还称,在本世纪剩余的时间里,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大多数的冻土苔原和山区的野火发生概率会进一步增加。

    冰川消融危害多,水电、旅游业、农业发展和高海拔地区居民生活将首当其冲

    科学家预计,未来陆地上的冰川变化将影响到水资源及其应用,如高山地区河流下游的水电和灌溉农业。随着高原冰川的消融直至消失,山区河流的径流量将先增加后永久性减少。河流若没有充足的水量,下游的水力发电设施可能因此瘫痪。

    未来由于冰川融化,居住在高海拔地区的人们暴露在山洪、野火、山体滑坡、雪崩、干旱等自然灾害的风险会进一步提升,迫使人们不得不迁徙到更安全的地区,而大部分低收入人群没有搬迁的能力,他们很可能成为气候变化的最直接受害者。随着灾害特性的改变,目前的工程风险降低方法将变得不那么有效。

    一旦建成水电站大坝,蒂斯塔河就几乎成了涓涓细流。图片来源:Jayanta Basu

    科学家表示,山洪等自然灾害除了对当地居民的生活构成威胁外,对高山旅游业也会造成很大的冲击。首先曾经覆盖大部分山峰的冰雪景观将不复存在,其次由于自然灾害风险增多,一些景点将被迫关闭。

    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高海拔山区主要集中在中亚和南亚,包括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帕米尔山脉、天山山脉、昆仑山脉、横断山脉以及青藏高原。而这些山区是黄河、长江、珠江、雅鲁藏布江、湄公河、恒河、印度河等大河的主要发源地,同时这些河流下游的冲积平原也是粮食集中产地。如果这些河流的径流量受冰川消融影响,那么对当地灌溉农业将是一场不小的打击。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的人口约为2.4亿,前文提到的几大河流流域居住着大约19亿人口,换言之,中南亚地区的高原冰川影响着超过20亿的人口。

    尼泊尔的水源大部分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冰雪融水。图片来源:网络

    高海拔地区的妇女受影响最严重

    《海洋与冰川特别报告》主要作者安贾尔·普拉卡什(Anjal·Prakash)说道,冰川消融还会带来另一个显著的影响,在贫穷的高海拔地区,当粮食减产或者旱季来临时男性会选择离开山区寻找工作,而留守妇女充当家庭管理者。以喜马拉雅地区为例,泉水是当地居民主要的生活用水,但随着冰川的消融,许多泉水开始枯竭,当地妇女们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去取水、种地、出售农产品等等。

    尼泊尔西部巴朱拉卡普里村的妇女们正在处理收割后的谷子。图片来源:Nabin·Baral

    普拉卡什指出,尽管如此,喜马拉雅山区的大多数妇女在家里既没有土地保有权,也没有决策权。

    没有解决办法,只有适应

    普拉卡什表示,气候变化的进程很可能不会逆转,因此唯一的选择是适应它。例如可以通过政策改变和规划来实现这一目标,并建立适应气候变化的基础设施。普拉卡什指出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山脉横跨许多国家,政府之间缺乏信任导致该地区几乎所有级别的水资源管理都不到位。在IPCC特别报告的发布会上,普拉卡什的话得到了IPCC第一工作组(大气科学专家组)联合主席翟潘茂的回应,他说:“综合管理和跨界合作为应对高山地区气候变化的影响提供了机会。”

    民间社会气候变化联盟执行主任、巴基斯坦山区和冰川组织首席执行官艾沙·汗(Aisha·Khan)在回应《海洋与冰川特别报告》时表示,巴基斯坦和印度两国政府应该承认现有的分歧和将来要面对的共同问题,必须找到加强环境合作的方法。例如建设生态完整性,使南亚生态具有强大的恢复力。她认为,两国可以共享水资源、农业技术和生态服务。所有这些都需要两国政府带头推动,需要两国人民能自由地跨越边界,以造福上游和下游社区。

    (编辑:Nicola)

    <